《盛夏光年》

2019-09-26 05:37 来源:未知

《盛夏光年》。
英文名译作《Eternal.Summer》。
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念起来都很有韵律,舌头要转好几个弯,才表述得清楚。
中文名听起来是再好不过的大好天光,一切都绽放得茂密繁盛,杂草,夏海,无处不在的深谷阳光,连想象起来,故事都是充满着雀跃的浮动气息。
英文名却更加地透入肺腑,好象一根尖利地刺硬生生地插入盛夏的血肉中,不顾忌不避闲不计较后果地,撕裂着彼此的肉体肌肤,狠狠刺入进去。
盛夏光年。
Eternal.Summer。
无论是中文名,还是英文名,都选择得恰倒好处,丝毫不差地密合着剧情,找不到一点漏风的痕迹。

这部电影期待了太久,从最初有了苗头开始,便一步步期待着它的进展。
老实说,它并不如想象中的好,也并非同志类电影中的典型,故事也不多么跌宕起伏,但尽管如此,它已经算得上是华语同志电影中杰作,也算得上是台湾电影的上乘了。
台湾电影难得如此完整地把一个故事娓娓到来,不仅没有半途而废,更难得的是竟然没有输掉气势。
并且,不累赘,不煽情。

说起华语同志电影,题材类似的不得不提起《十七岁的天空》和《蓝宇》,这两个故事都曾经以它们朴实简单的姿态,深深地打动过我。
若要说起来,《十七岁的天空》整体感觉是甜的,就好比吃柠檬味的香草冰激淋,就算中间有着微妙的酸味和涩味,归根结底,它还是甜的。在巨大的甜味下,其余的酸涩,都是调料,作用是衬托和突显,让那甜更甜,却不腻人。十七岁的天空很纯净,当初便是爱上那样简单透彻的调调,两个人紧张心虚的样子,欲说不能说的样子,实在是美好的少年之恋。
我以为这个故事并没有离我太远太久,却在不久前看到杨佑宁长胖变残的样子,惊得好久都没有说出话来,这已经完全不像是我当年看到的那个羞涩干净的周小天。而更意外的是,在某部追着的无演技偶像剧里,我看到了DUNCAN,我是在朋友的提醒下,才反映过来这个就是当初那个让我惊艳无比的DUNCAN,所谓幻灭,不过就是如此。
这些为着这部电影献出了第一次的男子们,纷纷不是从前,没有人留在故事里面,而沉迷在电影里一再不愿意醒来的,原来不过是你我。

《蓝宇》看得更早。
直到现在我还清楚不晓得有多少人以它当着青春的标志反复纪念着不肯撒手。
直到现在我还是清楚地记得它阴郁深灰的调调,胡兵沧桑的眼神,以及小兽似的刘烨。
这个故事讲得太好,以至于要超越它太难太难,多少人当初像我一样在黄品源的《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的歌声中痛哭出来,尽管在当时,我们能理解那样的感情的程度,如此有限。
“我知道最终你还是要走的,我一直这么提醒自己。好让自己在明天醒来的时候喜欢你少一点,在离开的时候可以轻松一点。”
我记住了这句话,和小时候背的那些唐诗宋词一起,深深地烙在了脑海里。
而到了最后,谁也没有比谁更轻松。
我们埋怨的是,它其实可以不是一个悲剧,可是操纵它的那只手,叫做关锦鹏。
于是,这个忧伤到碎裂的美好故事有理由如此不可说,不可诉,无处告别。

《盛夏光年》,若是拿来做比较,无疑是比不上的。
可是它的好,在于缓缓诉说,因果不过也就如此,担当不了太大的干系,命运不过如此,跌宕起伏不到哪里去。它只是要说,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爱情,另外那个人对于另外别的人的爱情。我爱你,我依赖你,我不说的,和你不提的。
本来我们的命运是两条单行线,本来也许一不小心就都寂寞到底了,本来一转身一皱眉,像错失生命里的任何一个人一样,我就把你路过。
本来有那么多的本来,小学生可以因为规定去接近一个人,可是比起那么多的本来,这才是注定。
原来那么多的爱,藏着掖着隐忍着,也可以在一个接一个的夏天中穿梭,拼合成一光年那么长,无可抵挡。

起初我以为最隐忍去爱的那个应该是守恒,却难得地猜了个全错。结果到最后我也不懂得守恒这个人,他反复再三的质问,他小心翼翼的隐瞒,他突然的爆发和间歇的沉默,如果仅仅是因为寂寞,如果就是寂寞那么简单,怎么会。
结果可怜的那个人是正行啊。一次次,他躲开。一次次,他妥协。一次次导演安排他表白,到了最后守恒却在沙滩上说出了那句匪夷所思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电影结束以后我认真地重新看了一遍开头,守恒在昏暗的天光中露出微妙的笑容,他好象从过去就一直在往前跑,他一边跑一边等待正行从后头追上来,就好象知道自己并不会把正行丢掉那样自信。
可是那个人。
在后面追的那个人。
在自行车后座无可奈何的那个人。
问不出问题的那个人。
把自己滞留在后面的那个人。
多么辛苦。
多么辛苦的那个人。
他说:你是不是在耍我。

你是不是在耍我。
那场突如其来的床戏看得我掩面而泣,我本来以为这个故事没有那么动人到能感动我的地步,可是我哭了。
你是不是在耍我。
可是他顺从地和他接吻,顺从地接受他的凝视,抚摸和进入,他微微张起的嘴唇咬着牙床,他再也一言不发,他从那时起便是坚定了要离开的信念了罢。
我便是不懂,再无论如何也不能体会,这该是怎样的爱,怎样的爱可以隐忍到了这个地步。
到了这个地步。
往前一步不会融化掉积雪和冰封,退后一步也已经回不了盛夏的光年。

很多很多人在埋埋怨。
埋怨导演的思路混乱,埋怨着真正应该表白的那个人其实是守恒才对啊。
很多很多的人在说原著。
我不想回头去看那书,因为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有一个人要死在这场青春里。
很多很多人在反复质问守恒和心疼正行。
可是从一开始,我们应该都猜到了这故事的脉络了啊。
一开始的时候,他坐在他身边,你还记得那段课文的内容么。
你还记得么。
“地球就是行星,行星就是围绕恒星转的,所以恒星就是我们的太阳。”
“除了行星 恒星之外,还有彗星,那彗星每次造访太阳系的时候呢,都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哦。那彗星出现时呢,都会有有一些漂亮的景色,比方说,流星。小朋友看到流星的时候会做什么呢,那就是许愿……”
余守恒,你就是那个贪得无厌的太阳,你一边想让行星围绕着你打转,一边又想着彗星飞过的时候可以许个什么样的愿望。
而康正行,你永远都行走在正在进行时,这是行星的命运,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跑在后面,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守护。
最后的杜嘉慧,你是最幸福的女子,也是最无可奈何的女子。因为彗星再如何绚烂,却终究成全不了自己的愿望。

他们的宇宙只盛开一整个夏天。
如果余下的无数光年,全部用来细数整理这一光年的记忆,就像在那张破旧的长椅上,永无止境地坐下去,那么所有关于意义和心绪的揣测,兴许真的可以不那么重要了。
如果他们的盛夏光年,真的值得如此。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网站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盛夏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