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隆是否在向我们还原一种人类自身与地

2019-09-18 15:57 来源:未知

     一直嚷着要去看最近一直被热爱电影的人吵得很热的3D电影阿凡达,也许对于阿凡达太多人已经不想再看到这个高频率出现的词语,但是不论出于什么原因,也许是想保留下自己难得的片刻的纯净还是想写下些什么纪念些什么。

    我所在的城市并不是一个人人都愿意掏腰包去电影院看电影的城市,但阿凡达是一部让人们从网络电视发达,蓝光D9这些先进的家庭级别的高清放映器泛滥的时代重新回到电影院去的一部好莱坞影片。甚至可能有的人会说他不仅仅只是一部好莱坞的影片,它开启了好莱坞的新大门,但此刻,面对一部大师级的,充满诚意的完美作品,总是找不到任何词汇来。。。有的仅仅是想一次又一次的去电影院排队买票等片。它所给我们的那种震撼是可以到心灵里到人性最原始最纯净的的那一处的。

    第一次听到这个影片只是觉得又是一部用特技加真人结合剪接的电影罢了。直到看完回来不能不由心底敬佩--卡梅隆。他有着怎样的思维何种想象力,用一种基因混合体结合出了这样的灵魂阿凡达出来,又是如果构造出这样的一个有着独立的生态系统,纳维部族,纳维部族语言,甚至人与人,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独特沟通方式等等。也许卡梅隆真的在等特技发达的今天创造出现在我们在屏幕中看到的逼真的3D技术,让我们走进了他的想象,这种视觉感官现实到让人们真的怀疑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个潘多拉有着触碰后会缩小的螺旋植物,顶着绚丽脑壳的犀牛,旋转飞行的发光飞物,游走的似水母的圣树种,当圣树种慢慢向我飘进的那一刻紧紧的吸引了我的目光一种伸出手掌去接住的它的意识。灵性的青苔路随着娜蒂瑞的带领点亮前方那条未知的路带你走进那个纯净得部落。推动你跟随杰克以阿凡达的目光看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人与自然相互依持的的社会。

    卡梅隆是否在向我们还原一种人类自身与地球应该有的关系,如娜蒂瑞所说的我们的能量都是向自然借的迟早要还的,当娜蒂瑞猎杀那只想伤害的杰克的恶、兽后,口中祷告着的那句“结束他的生命那句它因你而死,”让人意识到他们是一个怎样的高度认知自然的部落,虽然人类没有那一只辫子去切身的感受地球上动物植物的伤痛,但这既是导演要表达的,人类与自然没有的那种新形态关联但我们可以依阿凡达的身份感受到世间万物的情感,虽然这些生物都是卡梅隆创造出来的,但一切都源于我们生活我们破坏了的地球。潘多拉有多美丽有多纯净多智慧就更进一步的刻画人类的的野蛮和愚钝,卡梅隆更是在杰克和灵肉结合的最顶端,镜头转向的确是人类的高科技军队的采伐大队,他们的喧嚣对抗的是另一种更高级的自然文明,为了矿石贪婪的商人武力军队,良知的人类,科学家,甚至毫无言语权,纵观人类历史,当一种先进文明与一种落后文明相遇的时候,前者总是对后者实行残忍的剥削与屠杀。那么这种利益驱使的行为是否缘于文明发展的社会对于资源依赖的必然贪婪?看着他们左手碰咖啡右手轻点启动导弹时 一种无法抵抗的撕裂之痛,看到焚烧的生命树,枯竭的树根,被人类所驱逐的那威人仍拖着的教授肉身时,我为身为人感到羞愧,这一刻我看到的只有人类的愚蠢贪婪和炮火中那些人狞笑的丑态,这一切如此真实的呈现实在让人想抽离, 感叹,是否我们都被毒害了?抛开童真与善良,还是因为在追逐名利的歧途中,它们太重,成了一种负担。麻木,冷漠,木然,反而更适合。试想,现在有谁还会在踩死一只蟑螂后,抚摸着它的躯壳深情的说:兄弟,感谢你,你会精神永远和圣母同在。践踏弱小生命,群体恰恰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很平常,平常到你让一个生命陨落时却一无所知。

   我站在纳维人这边,科学万能论注定还是一场悲剧,随着最后的那轮大战,我酣畅的享受着人类军被覆灭的快感,甚至纠结于自己为什么是人类,真让人厌恶的一种生物!唯一感动的是那些愿意永远背负背信弃义,却像英雄一样战死沙场的人们。结尾卡梅隆选择了主流的仁慈---大自然不再沉默,大地之母不再默默看着儿女们流泪流血,虽然人类可以主宰地球,但对于地球来说我们与任何生物都没有区别,掠夺者终被驱逐。纯净的好似神纸泪水洗涤过的灵魂得到保留相信这些灵魂一定还能在创造一个如梦似幻办的新时代,影片在那跨越种族的祈福一吻中结束。而万物皆为一体,所归属的乃是整个共同的宇宙罢了。

     阿凡达并不只是在炫耀技术,虽然剧情老套简单,但这就是卡梅隆,像当年的铁达尼一样,可以将简单的故事发展到最大空间,这其中的力量及其强大。正是这种强大让人感受到了人性的力量的积累,释放,重新拾回那颗爱自然的心,纳维人说了:“我们得来的一切总有一天是要还回去的.。”卡梅隆用了14年,给我们带来一场无言电影还原了被遗落心灵深处的那颗心,其实潘多拉和地球的差距只在你我心中而已。

   卡梅隆 I SEE YOU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网站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    卡梅隆是否在向我们还原一种人类自身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