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哥们给活活解剖卸肢了

2019-09-24 08:13 来源:未知

昨晚终于把《第九区》看了。没有像预告的那样的大制作大场景,更多的感觉是对现代社会的映射。
不过卡夫卡《变形记》之类的人群之间的隔膜的创意已经不能让我有多少共鸣了。
高达之类的火拼场面也不能让我泛起多少激动。
现在回想起来,最让我震撼的莫过于两个场景。
第一个就是被外星液体感染的哥们躺在床上,旁边的人在商量着赶在他人之前,把这哥们给活活解剖卸肢了。这些人里面还包括了他的岳父! 没有多少华丽的语言或正义的名义,大意就是,咱早点下手。跟那种山贼分赃一般。只不过这个赃物,他 md 还在手术床上做垂死的挣扎,狰狞的反抗和死亡的绝望。(早上看到某香港的报纸报道 xj 7.5 事件中,灭门惨案的那一家被邻居的W族大妈锁住门 ,该大妈还报了警。砍人的是隔壁饭店的W 族厨师。估计他当时下刀的时候,那神情和厨房值得玩味。)
我一直在想 萨特 的这句 “他人即地狱”中到底是该强调“他人”还是强调“地狱”。而这个“他人”,到底该指的是“我”本体的异化与他人的不同,还是“我”之外的“人类”的堕落。
第二个,就是关于“尊严”的问题。
衰哥们和外星临时搭档冲进实验室的时候,外星人被手术床上烧焦的医学实验品的“外星人”标本所震撼。他呆呆站在手术床边,久久失神。这是对同类境遇的哀伤。伤神到忘记了处在枪林弹雨中。这个外星人,好吧,他长得像“大虾”(在我看来他更像蝗虫),但是他亦有尊严。
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有一篇课文讲的是一只母麻雀保护自己的小麻雀的故事。那时我总为那只想吃掉小麻雀的猫或狗惋惜,如同我同情汤姆猫吃不到杰瑞鼠一般。而我现在知道了,那是因为尊严。因为作者感受到了身为一只麻雀的尊严。感受不到别人尊严的人,不配谈尊严。
    尊严,不是人类所独有的。我一直在想,外星人的出现,不但会让人类物质世界崩塌,还会让人类的精神世界崩塌。人类诸多的学问的支柱恰恰是构建在人类对自己万灵之长的自负上。
    上帝不独爱人类,最终抑或抛弃。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把这哥们给活活解剖卸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