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乔治可以上天堂

2019-09-25 22:32 来源:未知

拍摄于1946年的电影《美好人生》(It Is A Wonderful Life),首先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描绘了怀着巨大内心冲突的穷人救星乔治·贝利,他凄风苦雨的悲惨生活简直如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而在电影进行到四分之三的时候,这部后来广受好评颇具盛名的电影突然变成了欢天喜地的肥皂剧,让俺扼腕三日仍觉万分可惜。

 

(故事情节在此不赘言。有兴趣者可去看电影或者去维基百科。)

 

我一直在想,如果以为自己已经身败名裂的乔治·贝利当时从大桥上一跃而下,童年的梦想和甜蜜的爱情在他眼前飞掠而过,或许他会有些后悔结束自己的生命,可是为时已晚,席卷着大雪的波浪转眼就将他吞没,然后一刻不停地涌向了大海。

 

接下去该怎么拍?邪恶的我产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首先,天使自然不会降临,如果降临,那这部电影就是在放屁。但是乔治可以上天堂,因为他是个大好人,所以我们特地安排他上天堂。上帝接见了他,俩人一起蹲在天上看着地球上那个无名的小镇。纵使曾经饱受乔治恩惠的人们妻离子散、悲欢离合、背井离乡,他年轻的妻子则在穷困中独自抚养四个孩子,含辛茹苦,在一年圣诞节罹患肺炎而孤苦死去,乔治也只能在天上抓扯着上帝的大胡须痛苦流涕,捶胸顿足,要求返回人间,拯救苍生。

 

此时上帝双手合十,慈目微闭,言:“阿弥陀佛。往事已成空,施主请自重。舍下虽简陋,尚可御严冬。”

 

乔治怒骂上帝,并挥指一弹上帝的脑门,无奈身不由己,只得在天堂终日以泪洗面。

 

这个上帝,才是一个真实的上帝。

这个世界,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当然,这样,这部电影也得改改名字,或者叫做《苦难人生》?

也未尝不可。

 

如果电影这么拍,我必定会看得哽咽至泪流满面,拿自己的脑袋往桌角死命地撞。乔治的痛将会是最钻心的痛,即使我把自己脑袋磕破都无法体会。我幻想着看完自己改编的电影,冒着冬天的冻雨站在大街上。整个世界如同一块黑压压的乌云,朝我慢慢走来。

 

我仿佛被巨大的冰块抵住了胸口,冷得无法呼吸。

 

有一天,我重病缠身或者遭遇横祸,像乔治一样,童年的梦想和甜蜜的爱情在眼前飞掠而过,我的双手试图举起来,碰到这些记忆,却不能够。

 

一切都要过去了!

一切都已过去了。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但是乔治可以上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