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对你的思念写在海角里——

2019-09-18 15:55 来源:未知

———————我把对你的思念写在海角里———————

———————我生活在我们相爱的时光里———————

世界上最快的声音是什么?

那不是任何乐器可以表现出来的,那是一种很朦胧很飘渺的体会,你无法把握它的来到,因为他出现的的一瞬间你就已经被奔腾咆哮的质地俘虏,在一刹那将你包围,流连在你的耳畔像是很久以前不小心丢失的一部分的凯旋,他们来自遥远的远方,在你面对它的时候,被剧烈的震撼着全部的神经,那绝不是刺耳而粗鲁的,反而轻柔的让你无法意识到,带着无与伦比的速度感,笔直的撞击在你的心里,完全的被征服。

这就是电影《海角七号》开篇,阿嘉骑着摩托飞驰在公路上时我所感受到的声音,也许那来自于摩托的爆缸,也许来自棱角凌厉的男主角左耳际闪烁的银光,也许来自衣裾飞扬划破了周遭的空气...不管如何,这荣获金马奖的台湾电影用一种超凡的“声音”带我真正的走进了它。直到走出影院的时候,千家万户已然灯火明昧,商业街上一篇火树银花,即使料峭的春风打在赤裸的肌肤上隐隐的疼着,即使我的双手空空的荡着没有什么依靠,即使又一次回归到不堪重负的繁忙中,但是,心中的某个地方总算有了微弱摇曳的火光,等待着某一天以燎原的气势铺天盖地的旺盛。把全部的梦想,全部的爱恋,以及全部的希望,写成满满一纸不会寄出的信。很多很多年华消逝的时候,想要打开看看,再看看曾经那个我,那个时候应该会微笑吧。

《海角七号》不能单纯的将它归为爱情片,不能只为了一个完美的故事去观看,更不能以我们看惯你死我活疯狂煽情的眼睛去体会。它太过精致,太过含蓄,就如同两个海岛:台湾与日本的冻顶乌龙与静冈抹茶,需要反复的品咂,淡淡的苦有着浅浅的甜。看到很多人都会说这片子如何如何感人,如何如何的催人泪下,但是我想无论让我酝酿多少的情感,对于它,我都不会流下一滴眼泪。因它还了所有人一个最美丽的结局,一个幸福的结局,我想我不会用眼泪来祭奠它,我所能想到的并努力地做到的只是用最灿烂的笑容看着尘埃落定,看游子的航船慢慢远去。

故事发生在台湾南端的恒春半岛,这个三面环海的朴素乡镇将两段异国之恋穿插在一起,除了穿越的时空,相似的地点,相似的经历让故事如同变焦的镜头,总有一方映衬着爱情的铺陈。也许正是的开始应该是阿嘉打开那个无法送达的邮包开始,黑衬的漆盒里面迟到了六十年的七封情书娓娓的讲述了一个发生了很久以前的故事、一段没有说出口的爱情,带着一个男人深沉的缱绻。而同时,这七封情书又同时推进着现今另一段爱情绽放,失意的歌者,孤独的异乡女子,因为潜滋暗长的情愫而相互伤害着,两个需要依靠的孤独之心彷徨无措。

一个在海之南,一个在海之北,在荫山征彦深情的声音中,我们渐渐从那七封情书中描绘出一个爱情的轮廓:六十多年前,台湾光复,日本人撤离。一名日籍男老师只身搭上了离开台湾的船只,也离开了他在台湾的恋人友子。无法当面说出对友子的感情,因此,他把怀念与爱恋化成字句,在漂泊的海轮的那些日子里,写在一张张的信纸上。一直在想,那个男人是怀着怎样的绝望离开的?为什么他在最后一封信的最后还会说着:“希望你幸福。”我一遍一遍的听着那些情书,强忍着哭泣的欲望。渐渐的,在那些文字间,我看到了一颗怆然的心。这个写信的男人背负着民族的罪恶,牢牢地禁锢在时代的枷锁里,就这样寂寞的站在离她愈来愈远的航程上,带着所有对她的爱,回忆所有她的一颦一笑,离开她。他吹着海风祭奠他的唯爱的时候,梦到了他们的韶华逝去,想到了那些过往的日子。当他终于抵达日本的时候,却还要欺骗自己将这爱情忘记。就像是泰戈尔的《飞鸟与鱼》一样,悲恸的让旁人动容,之于本人,则是亘古的钝痛着,在每一个想念的日子里。在那个温柔的声音里,我们见证了最寸断肝肠的恋情。

60年后的台湾,这些情书不仅带来的是另一段异国恋,还有只会弹月琴的老邮差茂伯、在修车行当黑手的水蛙、唱诗班钢琴伴奏大大和她的妈妈、小米酒制造商马拉桑、以及交通警察劳马父子,阿嘉的代表继父,修车店老板娘...等等很多人。他们被卷入的不是一场纷争,而是一次寻找幸福的路途。那个夜晚,阿嘉和友子,以及那些人们离开了纷乱的喜宴,他们坐在海岸下,像是遥望着什么,像是等待着什么,嘴里哼唱的是曾经的歌谣。我想那个时侯,我看到了一种渴望依靠的孤单,在如霰的月光下,女孩亲吻怀念丧妻的汉子的额角,那一瞬间的哽咽,暴露了所有的脆弱。“人生代代无穷已,明月年年望相似”正是渺小的我们面对无限长久时光的一种恐惧吧。人生在世,需要一个人执着你的手,慢慢的陪你白头。而找到这样的一个人,却是显得那样艰难,那七封情书也好,失去妻子的警察也好,喜欢着有夫之妇的鼓手也好,相遇的阿嘉和友子也好,总是像站在狭窄的悬崖上,一个失足就再也无法挽回。这样的纤细,值得所有人去爱怜,去珍惜。

那七封情书,终究是没有寄出去,就如同影片一开始说的:每个人都会有一封寄不出的情书。它们陪伴在男人身边六十年,终于在他逝去的时候得以重见光明,60年前深藏在衣柜中寄不出的信件,承载着时代难以成全的爱情,以及两个人一生的缺憾,那些歉意就如同海角七号这个地址一样遗失,无处寻觅。60年后,两个年轻人的故事因之产生联系,像是老者的经验为少年做出的无声提示,60前的爱情是遗憾的,并且毫无选择;而60年后的他们来得及去把握选择,还来得及迎接更完美的结局。相隔几乎半个世纪的信,就如同一个遗落了一辈子的缺口,让送信人第一次如此努力的饰演邮差,仿佛传递着自己的爱情。当阿嘉走进七封信件的目的地时,看到正在挑茶的友子坐在院子里,背影安静,她打开盒子,拿出照片,仿佛凝固了时间。记得刚刚看完的时候我曾经抱怨友子拿起信件的时候太过的平静,但是我错了。那个背影,那些已经泛黄的往事,那个韶华已逝的容颜,即使我们看不到,但一定是静谧的。她在等待,一直等着,等着他,等着他的信,总有一天会到来,她这样坚信。从那个男人在远去的航船上探出的那个小小脑袋开始,固执的怀着这坚信,走过了10年,20年...半个世纪,直到这一刻。在目睹那场跨国之间后,阿嘉终于明白了自己追求的是什么,“不要走,或者我和你走。”刻不容缓的坚定,那个拥抱被夕阳拉的很长,很长。

这就是片子的结束了,还了一个写完的结局,一个幸福,如同雨后出现的彩虹,为观者架起一道抵达幸福的桥,让我们接着写下自己的故事,用微笑去面对自己的爱。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把对你的思念写在海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