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湖还有漫山遍野的雏菊

2019-09-22 04:30 来源:未知

惠瑛&朴义,正佑

flower,在这部电影里面,代表雏菊。

他第一次见到她是在阿姆斯特丹的一个乡村。

那一天,天空很蓝,碧水幽幽,一根粗糙的滚木通向河对岸那漫山遍野的雏菊,她骑着单车,下了车,拿了画板还有颜料,就朝河对岸跑过去。小心翼翼走过独木桥,来到那片点缀着洁白雏菊的大片绿色之中。

透过被太阳晒得略有些温度的落地玻璃窗,他不经意的一瞥,逐渐变得专注,继而嘴角渐渐浮现出笑容。

他靠向了她,隔着一扇窗,一条湖还有漫山遍野的雏菊,那么近的距离,然而,却只有他在远远地望着她,她始终是浑然不觉。

掉进水里的遭遇,让她对通往河对岸的独木桥,望而却步。他看到了她落水的一幕,飞速跑了过去,连天上的云都跟着迅速移开。他看到了她,没打招呼,也没说话,只是站在距离她不过一条河的距离之外,飞速转过身,沿着迅速漂移的河水,帮她找她刚才没能抓住的油画包。

在那以后,不知又过了多久,她骑着单车过来,惊讶地发现原本的独木桥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桥,桥中央,挂着她丢失的油画包。

刚竣工的他跟着工作人员坐在托运车的后面,在经过她的时候,他下意识遮住自己的额头。

这一回,她仍是没有注意到他。

好在,在托运车离开那片雏菊之前,他听到了她对着天空大声叫喊的一句“谢谢”还有“thank you”,以及,一天之后,挂在桥中央她画的的一幅雏菊花海。

那幅画,他保留到了最后。

从乡下取景完毕,她回到了她原本生活着的地方:城市里面的一家画馆。

他就在她画馆对面的一处地方租住下来。想要见她的时候就叫人送上一盆雏菊,他在门外喊一声“flower”,等她开门,他就站在边上她看不到她的地方,注视着她的表情。

她有时候外出去广场上帮人作画,他就在高楼上面打开一扇窗户,拆下狙击枪上面的瞄准镜,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有时候,也会不自禁地与她做出一模一样的动作。

她喝咖啡,他就替自己也倒上一杯,当作是在和她一起在喝。她挥手跟天空告别,他就对着玻璃窗伸手,说“拜拜”,回应着她。

因为她,他试着开始看梵高,莫奈,听古典音乐,想着,等到真正见面的时候,不至于跟她找不到话题聊。

然而这一切,她都不知道。这一切安静地在发生,却并不怎么改变他的生活,一个又一个暗杀的目标,通过黑色郁金香传递到他面前。

接着,他出现了,一个与他完全对立,却同样喜欢上了她的男人。

或许是因为意外,又或者,可以说是缘分。他与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手里拿着的也是一盆雏菊,不同的是,他只是因为在追捕一个罪犯,经过花车的时候,偶然间拿的一盆雏菊。而她却把他当作了他。

那个男人的介入,让他愤怒,生气,他甚至想过要干掉他,可是最后,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在混乱枪战的时候,瞄准镜对准那个男人的脑袋,在下一秒,一声枪响,打中的却是他的胳膊。他没有杀他,直到最后,他都没有。

枪战之后,她因此而喉咙受伤,再也说不出话。那个男人带着愧疚离开了,而他,也终于鼓起勇气在她面前出现了。

依旧是一盆雏菊,他在阳光明媚的那个广场,来到她面前,请她替自己画一幅画。她不能出声,碰了下放在边上的标有价格的板块。他了然。

他一脸微笑地望着他,像那天灿烂的阳光,从未有过如此期待。而她一直都没能让自己从低落的情绪中走出来,直到真正开始画他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笔下画的不是面前这个男人,她画成了他,那个刚离开她不久的男人。

他没注意到她在说“对不起,我帮你重新画一张”的时候,眼睛里面闪烁着泪光。自始至终,他都满怀期待。

那幅画,在那天终究是没能画出来,她满心都是那个人,又怎么画的出他来?

在那之后,他提出送她回家,跟着,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近。让她见到她,不再成为问题,可她却始终都忘不了那个人。而说来可笑,那个人,事实上,又是因为他才让她爱上他的。因为他的怯懦,他的畏缩不前。

爱情啊,有时候,就像是雏菊,总被掩埋在心里,可谁又能知道,哪一天,那朵漂亮的花,会被谁摘去?

她一直都没能再开口说话,直到她的画展之前,他们之间都只能通过纸片交流。

而就在画展前几天,他回来了,在他进来她的屋子,还没喝到咖啡之前,敲响了她的门。

他站在屋子里,隔着一扇门,听着门外,他们之间他单方面的说话,听到在他转过身后,她几近失控地拍着门,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他终于带她去他住的地方了,就像一个少年在喜欢的女生面前介绍自己的朋友。然而,也就在那天,黑色郁金香又出现了,这回他要解决的人,就是让她朝思暮想的那个男人。

而那,其实是警方的一次布局,那个男人甘愿作为诱饵。可在那个男人发现杀手就是他的时候,却并未动手,而是跟他约定说,他们两个都要去画展,谁得到了惠瑛,第三个就是他们的好朋友,可最后,那个男人还是死了。

她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哭的快要死掉。

时间安安稳稳过了一年,一年之中,他未再杀一个人,仍然围绕在她身边,她仍然忘不了那个警察,也仍然不知道他是谁。那幅她亲手画给他作为答谢的雏菊,被他所在船舱底下,他一直都没有拿出来过。

与此同时,他的素描画越来越多了,都是出自她的手笔,但那却不是出于感谢或者喜欢,而是愧疚。

她找到蛛丝马迹,凭借微妙的信息,通过古典音乐,不敢相信,却仍揣测他的真实身份。

当她拿着她在船舱下面发现的铁盒,克制不住,情绪激动地来到他面前的时候,她不知道的是,他已经接受了一单生意,他的老板跟他说,那是最后一票,干完之后,他就能永远收手了。

她在他面前,打开箱子,里面放着的是一把手枪还有几张那个男人的照片,她失控了,向他开枪之后晕倒在地。一声枪响,那一枪没有打中他。

他将她安顿好之后,去找他最后的目标。

那个广场很大,中央安置着不知是哪位名人的石像,那是警方又一次布局,目的与上次没有多大差别。

这边,天上有云,他在高处瞄准中央的那个警察。

那边,她醒过来,看到桌上的那幅雏菊,立刻明白过来。

他在瞄准,准备下手,忽然地,她闯了进来,他立刻收住枪。

她抓住那个警察,举起手上的画,四处看着人群,不停走动着,嘴里说着什么话,却仍旧不能出声。

他却看出来了,她说“你让我如此幸福,”“这幅画,我画给你的”。

只有他能读懂她的话。

她的心担心到极点,也绝望到了极点,他的出现,随和,自然,就像多年未曾见到的老朋友,迈着坚定的步伐,向她走来。

可是,似乎从一开始,他们之间就已经迟了。

子弹忽然射来,他们还未来得及相拥,在最后一刻,她不假思索地挡在他面前,子弹穿透她的后背,她倒向了他。鲜血溅在油画上,雏菊被染成红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182****8633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太阳集团城网址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条湖还有漫山遍野的雏菊